2020丝绸之路周发布《丝绸之路文化遗产十大考古发现》

  6月19日至24日,2020年丝绸之路周在中国丝绸博物馆举行。活动由国家文物局、浙江省人民政府主办,浙江省政府新闻办、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浙江省文物局承办,中国丝绸博物馆、国际丝绸之路与跨文化交流研究中心执行承办。作为“丝路周”活动中的重要学术项目,《丝绸之路文化遗产年报》首次亮相并发布2019年版报告。

  丝绸之路有着丰富的文化遗产,每年都在发生许多大事。《丝绸之路文化遗产年报2019》基于2019年度丝绸之路文化遗产领域所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经过机器检索、人机筛选、排重、清洗和过滤,将这些事件交由专家团队进行推荐和点评,按投票高低,最终形成考古发现、专题展览、学术研究和文化事件四大板块“十大”榜单。

  “十大”考古发现

  《2019年丝绸之路文化遗产年报》发布的丝绸之路文化遗产“十大”考古发现是从世界范围内梳理出来的100余项重要考古发现中推荐出来的,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古代世界东西方文明交流的历史景观。

  从时代来看,入围的考古发现和最终的“十大”考古成果从史前时期、青铜时代、宋元时期,横跨了很长的历史跨度。从地域来看,既包括了中国的中原地区,也包括了欧亚腹地,向西延展到黑海之滨、红海沿岸和地中海世界。

  1、塞林港遗址,沙特阿拉伯

  塞林港遗址位于阿拉伯半岛西南部,红海之滨。此次发掘是中国国家文物局与沙特旅游与国家遗产委员会于2016年签署的5年考古合作协议的一部分,这也是中国参与的第一个红海考古项目,遗物的出土对揭示塞林港遗址的历史和其在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中的重要作用提供了资料。

  2、梅斯·艾娜克遗址,阿富汗

  梅斯·艾娜克遗址处在东西方的十字路口,是佛教传入中亚和中国的关键通道,佛教遗存分布区域广、艺术形式多样、延续时段长。同时佛寺遗址修建于铜矿矿脉之上,规模宏大,保留了丰富的古代采矿遗存。因此它不仅是重要的佛教中心,也是矿产中心,同时还是中亚地区丝绸之路商业网络中重要的一环,是极为少见的、具有多重性质的人类文化遗产。

  3、黑山岭绿松石采矿遗址群,中国

  新疆黑山岭绿松石采矿遗址群地处哈密、罗布泊、敦煌的三角地带,紧邻丝绸之路古道,是一处古人开采绿松石的矿冶遗址,为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的绿松石采矿遗址群。这一采矿遗址群的发现,对探寻新疆早期工业与内地的共享关系和交流模式提供了线索。同时,矿业遗存和生活遗迹直观也展示了当时的手工业制作形态,丰富了我国绿松石的产源模型,对探寻中国古代众多绿松石器原料的来源提供了重要线索。

  4、毗诃罗普尔古城遗址,孟加拉

  毗诃罗普尔古城过去只存在于文献之中,现在通过中孟合作考古得以证实,深埋于地下的遗迹本身体现了宗教建筑的变迁,具有佛教文明的普遍价值。古城在中孟文化交流中也有着重要地位。

  5、科拉斯纳亚·瑞希卡遗址,吉尔吉斯斯坦

  科拉斯纳亚·瑞希卡遗址位于吉尔吉斯斯坦楚河州坎特镇科拉斯纳亚·瑞希卡村附近,是吉尔吉斯斯坦楚河流域最大的古城遗址。对科拉斯纳亚·瑞希卡遗址联合开展考古有助于进一步加深对“丝绸之路”历史的了解和研究工作。

  6、明铁佩遗址,乌兹别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安集延州明铁佩古城,是公元前后费尔干纳盆地里面积最大的一座城池,有“丝绸之路活化石”之称。中乌联合的明铁佩古城考古项目,翻开了西域史和丝路史研究的新篇章。其意义是多方面的:除了解答一些考古学和史学问题,它还提供了中外科学合作以及当代中外文化交流的范例。

  7、高勒毛都2号墓地,蒙古

  蒙古国高勒毛都2号墓地M189号墓葬虽说不是面积最大的墓葬,但却是已知年代最早的一座。蒙古高勒毛都2号墓地为研究匈奴贵族丧葬习俗、两汉时期北方草原与中原的文化和物质交流提供了珍贵的一手材料。

  8、德维察斯基泰墓地,俄罗斯

  斯基泰人活跃在从南俄草原到中亚的广阔地带,是草原丝绸之路最初的主宰者。德维察斯基泰墓地以当地村庄命名,共有19个墓葬,其中一些几乎被隐藏起来,从斯基泰人的墓葬可以看出不同于东方游牧人的葬俗和文化。

  9、吐谷浑王族慕容智墓,中国

  该墓为唐武周时期吐谷浑王族成员喜王慕容智墓,为目前国内发现和发掘的时代最早、保存最完整的吐谷浑王族墓葬。作为魏晋至隋唐时期青海丝绸之路的开拓者和受益者,吐谷浑王族墓出土的文物既是唐代丝路贸易的实物见证,也是唐与吐谷浑友好交往的实物见证。该墓的发现,对完善吐谷浑后期王族谱系及相关历史问题起重要补充作用。

  10、“南海I号”沉船,中国

  “南海I号”是迄今为止我国所发现的保存最好的古代沉船,其沉没地处在广东中部通往西部海上交通的主航道上,也是古代中国通往西方世界的海上丝绸之路必经之地。“南海I号”沉船中各种出土文物,不但反映出输出地--中国南方经济文化重镇所拥有的冠绝全球的高超精湛工艺,同时也折射出输入地的独特审美偏好及其对东方奢侈品的庞大需求。

  来源:中国丝绸博物馆